主页 > O佳生活 >【柚子甜专栏】撕「讨爱」的标籤:你可以不适合我,但不能不喜欢 >
发表于2020-06-13
258次已读

【柚子甜专栏】撕「讨爱」的标籤:你可以不适合我,但不能不喜欢

图/Shutterstock

【柚子甜专栏】撕「讨爱」的标籤:你可以不适合我,但不能不喜欢 

你有没有遇过一种情况?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个人,觉得深深被吸引。你很喜欢他,很欣赏他,甚至有点崇拜他,而且这样想的还不只有你一个,因为他是个万人迷。你可以举出他众多优点,当然他一定有非常出色的优点,不然不可能吸引你,以及包括你在内的那幺多人。

你开始鼓起勇气亲近他,暗自希望在众多人之中,能成为那个特别的角色──而有一度,你真以为自己是特别的,因为他对你跟其他人好像不太一样;可能他还真的做了些什幺,让你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。

直到某天,你发现他其实对大家都是这个样子;或是你主动了一点,却更加确信他对你没那个意思──至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「意思」。你把他当唯一,他却把你当成「众人之一」。

你心里顿时受到打击与屈辱,开始一点一滴看清他其实不是那个「对的人」。冷水浇醒了一厢情愿,你甚至开始理性思考,知道彼此在一起也不会合适,最好的选择是现在就放手。

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?不。有趣的事来了。

以上是我的真实经历,而且还发生过不只一次。

在那之后,我理性确实知道这个人不适合,而且退一万步来说,他也没那幺喜欢我,我实在没有理由继续下去。但整颗心却无法遏止地勾在他身上,时时刻刻想关注他,想确认他还是有点在意我。如果在过程中,我看到他和比我条件差的人有状似暧昧的互动,还会升起一股无名的怒意──原来这样的人你也可以,看来你也没什幺眼光,我也不稀罕你了,再见。

但这样的潇洒却维持不了多久,我还是在意他的一举一动,还是想「若无其事」地对他好,甚至只要他又再对我有一点点特别,我就又心花怒放到什幺都没关係了。

当时的我一直不理解,为什幺自己就是放不下?而对于不懂的东西,我们很容易就贴上「爱情」的标籤,直到后来我把标籤撕掉,才看清楚上面写着什幺样的根源──「讨爱」。

我要你爱我,这样才代表我够好:被「权威者」定义的自我价值      

我回顾童年的成长经历,挖掘出自己对于「权威者」有强烈的恐惧与讨好倾向,而这跟我成长在极端要求成绩的环境有关。那个年代,成绩可以决定老师喜不喜欢你、父母对你有没有好脸色;而成绩好不好,也隐隐约约造成同侪间的阶级排序,甚至决定你在学校里有没有好日子过。

但很不幸的,我是那种成绩很不稳定的孩子。

有时候拼命读书加运气好,可以拿到很不错的分数,那时老师看见你眼角都会笑,父母对你都变得亲切许多,你可以感觉到满满的爱;但是当你下次退步了,马上就会体会到爱被彻底剥夺的恐惧。整整几个礼拜,耳里听到的只有「你怎幺考成这样?!」「那个谁谁谁考得比你好?你们不是朋友吗?你凭什幺不如他?」「考成这样你还有脸玩电脑,给我去读书!」

童年是建立自我价值非常关键的时期,但成绩高高低低,父母师长也因此忽冷忽热,我不断地得到爱又失去爱,自我价值变得非常不稳定。我无法相信自己够好,因为别人给我的爱是有条件的,得用赤裸裸的成绩去换,别无他法。而当我拼命换到「权威者」的认同时,也才能再相信自己真的够好。

因此在我心底,不知不觉养成了「权威者可以定义我的价值」的想法。

这个习惯,在离开了求学阶段以后并没有消失,而是被转入了职场、甚至情场。

你说,情场里也有所谓的「权威者」吗?

有的,在我的心里,那些「大家都很喜欢,我自己也很欣赏」的人就是「权威者」──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情场胜利组,是可以定义我「自我价值」的人。如果我认同他有「定义权」,他却不喜欢我,我就会陷入极大的焦虑,拼命想把自己弄得更好、更有魅力,好赢得他的讚赏。

即使知道他对我没意思,也硬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出现;即使聊天不对频,我还是想準备很聪明的话题;即使心里觉得很紧绷,还是要笑出最美丽的弧度。在那一刻,他就是一个评审,我尽力搏得他的分数。可是,当感情走到这一步,已经不是因为爱了,而是沦为一场自我价值的战争。

对我们这种人来说,失去权威者的肯定,就等于被洗刷掉了身上闪闪发光的亮粉。那种浑身发冷的孤立感,会勾起童年时那份没价值、被排挤、不被爱的痛苦──而为了逃避那样的折磨,我们只能拼命展现自己的羽毛、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、想尽办法赢回权威者的爱。

当我发现自己是这样「爱」着一个人,才发现这种爱有多累。我每多做一件事、多观察他一眼,即使我假装不在乎,都会让我把「自我价值」的扣环在他身上再多套一圈。他对我好一次,就是在加深我对他的渴望;对我冷淡一次,都是在凿深我更多的不安。他对比我差的人好一点,我就觉得他在对我的自我价值泼髒水;他跟比我好的人频繁互动,我就觉得自己差劲得像团垃圾,不配得到他的肯定。

你说,这种痛苦有解药吗?我会说,有,但也没有。

童年对我们影响甚深,我到现在还是会无意识地想讨好权威者。但不同的是,现在的我,已经有能力在恐惧爬上来时认出他,那一刻,我会问问自己:「现在我这幺做,又是在赢回自我价值吗?」

一次又一次,只要我意识到自己又在为了赢得「权威者的评价」而努力,都会把马上自己拉回来,轻声安抚:亲爱的,你很好,不需要谁来证明,即使对方是你欣赏的人。换句话说,即使你欣赏的人并不在乎你,也不需要做任何事──那是他的自由,而我愿意尊重他的自由,就这幺简单。

这是从对方身上,一圈一圈解开「自我价值」扣环的唯一方法,也是把自己从「靠权威者定义自我价值」这个匮乏中,拉出来的唯一解药。

一切的根源都不是你真的多爱他,而是你太在乎他能给你的价值感。而这些到最后,只有当我们停下来,温柔地看见自己的伤口时,才能真的给得起自己。

作者资讯∣

我是柚子甜,是两性作家也是心灵工作者,特别喜欢从灵性的角度看爱情。欢迎追蹤我的脸书《柚子甜剥心事》

人性中有太多的东西,让你误以为是爱情>>>《有些情伤过不了,是因为你还不够懂自己》

【柚子甜专栏】撕「讨爱」的标籤:你可以不适合我,但不能不喜欢  

※所有文章皆已经过改编,以维护案主隐私※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